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各地 >> 人文西南 >> 資訊交流
四川貴州云南如何攜手擦亮文旅金字招牌?
2019年11月22日 09:46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11月19日到20日,四川省黨政代表團前往貴州、云南考察學習,并與兩省分別簽署《文化旅游合作協議(2019—2022年)》等合作協議。這標志著三省將在打造精品旅游線路、組建旅游推廣聯盟等方面開展更深入的合作。這場取經之旅、合作之行后,四川應如何與貴州、云南一道,擦亮文化旅游這塊“金字招牌”?對此,本報評論理論部聯合川報全媒體集群MORE大數據工作室,用數字展示三省文旅產業發展的共性與差異,并特邀5位專家,就三省文旅產業協同合作談看法、給建議。

  專家名單

  楊振之 四川大學中國休閑與旅游研究中心主任

  謝 梅 電子科技大學中國文化產業戰略研究中心主任

  金穎若 貴州大學旅游與文化產業學院教授

  李 炎 云南大學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

  羅來軍 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

  □張舟 記者 劉志杰

  為什么要攜手?

  ●貴州“山地文化+民族文化”、云南“民族文化+休閑度假”和四川的“歷史文化+文化生活”,在消費市場中互為補充

  ●做大三省文旅品牌,必須攜手;解決三省交界地區發展和民生難題,必須攜手

  四川大學中國休閑與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振之認為,三省資源優勢奠定了合作基礎。三省文旅資源多樣性、豐富性在全國都居前列,云南的多樣氣候環境頗具優勢,民族特色鮮明;貴州除了民族文化、紅色文化之外,喀斯特地形和山地旅游獨樹一幟;四川文化資源與自然雙重遺產數量居全國第一,文旅產業都是省內重要支柱力量。云南大學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李炎認為,三省特色優勢文旅資源,即貴州“山地文化+民族文化”、云南“民族文化+休閑度假”和四川的“歷史文化+文化生活”資源,在消費市場中互為補充,“云南貴州的年輕人被四川豐富的文創、演藝吸引,云南貴州又可以為人口大省四川提供休閑度假的后花園。”

  交通發展帶來合作機遇。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羅來軍指出,未來三年,渝昆高鐵、成貴高鐵、滬昆高鐵云貴段的開通,將形成云貴川三地的高鐵“金三角”網絡格局,進一步提升三地的聯絡交流。楊振之也指出,四川由于人口眾多,當前是云貴旅游的主要客源地,但未來隨著云貴川之間交通條件的不斷改善,三省的旅游交往將更加頻繁,周末和節假日有望形成潮汐式的旅游客流,攜手共同開發市場。

  從戰略機遇看,“一帶一路”、西部陸海新通道等戰略和倡議,給合作帶來良好機遇,也讓三省深化合作成為必然選擇。專家們指出,貴州這幾年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是西部地區連接東部地區、中部地區,尤其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要道;云南位于“一帶一路”南向開放的重要節點,推進與周邊國家的國家通道建設,打造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新高地,將成為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輻射中心。四川加強與云南貴州的合作,是形成區域聯動并實現戰略對接的應有之舉。

  想要做大文旅品牌,也必須攜起手來。電子科技大學中國文化產業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謝梅認為,三省都強調在紅色資源、民族資源等文化資源開發上有所突破,而這些方面是相通的,唯有樹立共同的文化標識,打造共同的文化IP,打造區域性的文化品牌,才能得到更大范圍游客的認同。這種大事業,需要有大胸懷、大氣魄、大格局。

  推動文旅合作,還關乎民生問題。李炎指出,在貴州和云南、四川的部分交界地區,經濟相對滯后,通過地方文化資源、統一市場條件來競合發展,發揮資源整合效力,提升區界的影響力,可以助力三省交界處、多民族地區、城鄉之間實現可持續發展。

  此外,云貴川三地在文旅產業方面已有合作基礎。羅來軍指出,比如云貴川三省的瀘州市、遵義市、畢節市、昭通市四地政府決定聯合申報創建赤水河流域國家氣象公園,就是三地攜手將文旅和脫貧有效結合的具體實踐。“但和東部地區之間的交流比較,西部地區跨省間文旅產業的合作上還存在差距。”李炎指出,這一現實決定了接下來的合作必將更全面和深入。

  怎樣攜手?

  ●借助政府的力量拆掉壁壘,讓基礎設施連起來,讓人們發展產業的心“連起來”

  ●探索建立云貴川三省旅游客源共享機制,打造一體化服務平臺

  如何看待競爭與合作的關系,直接影響區域合作的成效。貴州大學旅游與文化產業學院教授金穎若指出,三省過去缺少協同開發經驗。比如在旅游線路設計時,有時會刻意繞開對方的景區和點位,實在繞不開才會將其納入線路和產品中。

  對此,李炎認為,樹立合理的競合理念,是當前最亟待解決的問題。文化產業從市場化的視角看,競爭是一定存在的,但是更多的是合作的機遇,即便看似相似的文化旅游資源,其實也存在差異性,這就是游客最看重的。而當前的文旅產業消費主體逐漸轉向80后、90后甚至95后,分眾化、小眾化的消費,注重體驗性、看重文化生活、熱衷自駕游和帶有科考、探險、訪學游學性質的旅游,成為新的消費趨勢。所以,當前的游客不可能滿足于過去那種劃分地塊的景點式、大巴參觀式旅游,協同開發才能順應新市場。

  跨省合作一定會面對各種有形和無形的壁壘。金穎若認為,這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拆掉壁壘,讓基礎設施連起來,讓人們發展產業的心“連起來”。具體如何干?楊振之建議,三省可以探索建立新的常態化機制,打通技術、資金、規劃、營銷等環節,提升合作的效率。羅來軍則認為,還應該探索建立云貴川三地旅游客源共享機制,打造一體化服務平臺,在區域內推進酒店居住、旅游信息、景點線路、票務服務等一體化,探索推行“一票通”等跨行政區劃的運營模式。

  除了政府,金穎若明確指出企業在推動合作中的實質性作用。他認為,打造旅游產品,串聯精品旅游線路,客源的開拓互換,只有企業參與進來以后,才能見成效。他進一步指出,要素流動是產業發展的重要保障,要發展,就必須內部實現市場的充分共享,外部共同發力拓展市場。這一點,三省要有共識,作為鄰居,三省的產業要互相開放,讓要素在云貴川之間流動起來。

  “云貴川三地在旅游業的合作開發,有些方面甚至還不如云南和東南亞國家之間的合作做得充分”,對如何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盤活要素,李炎進一步給出建議,要鼓勵三省演藝、會展、產業園區等領域的合作。具體而言,他建議,三地可以借鑒云南與相關國家共同舉辦的南博會、六國國際藝術節、中緬胞波狂歡節等活動,加強跨省文化慶典的合作,同時共建西南演藝產業聯盟、會展聯盟、創意西南地區文旅博覽會、產業園區協同創新聯盟、云貴川文化旅游論壇,讓要素流動平臺日常化。

  但是提到園區,謝梅提醒,不要以工業化的思路做文創產業,因為只要涉及文化,就有地域性特征,只是簡單地引進項目可能會走進死胡同。發展文旅產業,就要結合當地文化,創造具有地域特性的文創產品。這一點,國外的經驗值得借鑒,要了解倫敦,人們會選擇觀看《歌劇魅影》,要了解紐約,人們會選擇到百老匯去。

  攜手做什么?

  ●共同開發精品旅游線路

  ●共同開發旅游新興業態

  此次四川省黨政代表團云南貴州之行,特別提到了與貴州聯合打造赤水河旅游經濟帶和一批精品旅游線路,與云南攜手擦亮大香格里拉、茶馬古道、金沙江、瀘沽湖、大竹海等旅游“金字招牌”。攜手開發包裝推介運營精品旅游線路是未來合作的重要方向。

  何謂精品?金穎若認為,精品,必須具備底蘊深厚、品格高尚、區域特色明顯等特質。然而,一些地方在打造旅游線路時,受制于開發水平、創意水平,要么簡單地貼上一些文化標簽,要么就是山寨抄襲模仿,毫無新意,缺乏觀賞性、藝術性和娛樂性。“一些紅色旅游景區,存在板著面孔教育人的現象,游客缺乏體驗感、參與感,自然也難獲啟示,白白浪費寶貴的文化資源。”

  讓旅游線路“精品化”,謝梅建議,首先要梳理、明確共同的合作目標、文化定位,并建立同一條線路的信息共享平臺。重點是要有工匠精神,把數據共享、用好。此外,更要在文化產品打造上深度融合,比如紅軍長征可以根據長征經歷的順序梳理這條線上前端、中端、后端的旅游點位,明確不同歷史時期,互相站臺,讓游客能夠思路清晰地重走長征路。其他比如藏羌彝民族資源也可以放在歷史的語境中梳理,把一個部落發展轉移梳理出來;南絲綢之路旅游線路,同樣是可以打造的IP線路,梳理出途經地點、當地重要意義,讓人能重走一趟,就很有價值。

  旅游線路建好,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讓線路“活起來”,“只有形成游客流,讓人在‘線’中流動,才能帶動區域之間的合作。”李炎認為,精品旅游線路開發需要游客,就需要極大程度方便游客,比如金沙江沿線,游客一次旅游,就想體驗沿江兩岸風情,所以兩岸要做好重要景區景點間的對接和合作。此外,這些“線”同時也是文化交織的地方,要開發文化旅游帶,用文化帶動線路活起來。比如跨民族地區的旅游線路開發,可以對接國家7個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如云南永勝和攀枝花對接,云南彝族地區的昭通核心地區可以和宜賓對接,楚雄州對接大小涼山,在基礎設施對接、文化合作上下功夫;大香格里拉旅游線路,云南同樣要攜手四川乃至西藏,形成三省甚至西部四省區市之間的一種資源的互補和項目的流動。此外,還應該攜手想辦法讓本地優勢資源“活起來”,比如四川的文博資源。謝梅指出,讓四川文博資源與夜經濟攜手,可以吸引更多過夜消費;而李炎則設想,“成都的國際非遺節能不能和其他兩省形成互動?”

  除了以上旅游線路,三省在文旅融合上,也可以攜手開拓思維,把握新興業態。謝梅認為,貴州這幾年旅游業發展突飛猛進,一個主要原因是把握到了“大數據+旅游”等新業態的趨勢。她認為,把握旅游新業態,是旅游業適應未來競爭的重要思想轉變。為此,她建議正在進行的全省文化旅游資源普查工作,應當將文旅融合所產生的“旅游+技術”、滑雪、潛水等新業態納入其中。“稻城正在進行圓環陣太陽風射電成像望遠鏡和12米光學望遠鏡的建設,也是一次開發‘旅游+技術’新業態的機遇。”

  金穎若也表示,對于云貴川來說,智慧旅游、數字旅游有巨大的合作空間。“數據就是資源,數據量越大,使用越頻繁,對產業發展的促進作用就越大。三省可以考慮共同建設一個區域性的智慧旅游數字平臺,收集數據,共享數據,利用數據,服務區域文旅產業的發展。”

  全方位提升西南地區文旅品牌美譽度,就還需要攜手加強現代化管理、培育現代化旅游人才,提升整個地區旅游素質。一方面,當地人的熱情與否事關整個旅游體驗,謝梅認為,云南在全域旅游服務意識上更為先進,要向他們學習,“培訓當地人,甚至培訓到村里”。另一方面,四川擁有人才優勢,云南與貴州的人力成本則較低,金穎若認為,三省市場空間和容量巨大。對此,羅來軍建議,可以建立三地人才聯合培養機制,提升文化和旅游行業的管理水平,形成成熟、專業化的運營團隊,保障文旅融合的可持續發展。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