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國際關系學 >> 非洲問題
中國的非洲學 ——基于中國視角的非洲研究
2019年11月22日 11:0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約羅·迪亞洛(YORO DIALLO)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法國留學期間,我認識了一些被稱為“非洲學家”的研究型教師。“非洲學家”是指專門進行非洲研究的研究型教師,研究領域涵蓋所有學科,包括人文科學(如歷史學、考古學和民族學)和社會科學等。“非洲學家”們的研究方法、方法論以及研究成果,通常是非洲大陸學界評論、批判甚至辯駁的對象。非洲人從內容和形式上對“非洲學家”的一些著作提出了保留意見。因此,歐洲的大學、研究機構等往往會尋求非洲專家的幫助,以加強他們對非洲的理解和認識。曾被描述為“次要藝術(沒有重要意義)”的“非洲藝術”,也是在影響了像畢加索這樣偉大的歐洲藝術家之后,才被承認是藝術,是非洲藝術。

  2007年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正式訪問塞內加爾期間,在一場具有歷史意義的演講中,他說:“非洲缺少對歷史的參與。”非洲學界認為,法國總統這么說,是因為歐洲人在非洲研究領域長期存在不足,以及法國總統對非洲文明的不了解。為填補這些空白,包括歷史學家亞當·巴·科納雷(Adam Ba Konaré)與馬里共和國前總統阿爾法·烏馬爾·科納雷(Alpha Oumar Konaré)的妻子等在內的非洲學者共同撰寫了一本書。該書從多個學科角度展示了非洲大陸。

  正如尼日利亞作家欽努阿·阿契貝(Chinua Achebe)在他的小說《瓦解》(1978年6月17日)中所述:“在獵人講述的狩獵故事里,從來沒有獅子的份。”在已經統治、同化和剝削非洲幾個世紀的歐洲,其關于非洲的學術作品依然充斥著陳詞濫調、偏見和霸道,還常常歪曲歷史,曲解非洲文化。

  以馬提尼克的艾梅·塞澤爾(Aimé Césaire)以及利奧波德·塞德·桑戈爾(Léopold Sedar Senghor)、喬莫·肯雅塔(Jomo Kenyatta)和塞姆貝恩·奧斯曼(Sembene Ousmane)等為代表的非洲人所著的非洲文學,試圖通過《非洲篇章》(African Pages)系列書籍來消除“非洲學家”們的無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出版了由布基納法索歷史學家約瑟夫·基·澤爾博(Joseph Ki Zerbo)主編的《非洲通史》。非洲的研究機構、國家博物館和大學等,通過新的研究方法和方法論,對非洲大陸的問題展開了研究,推出了跨學科研究出版物。

  在美國,美籍非洲裔人提出了他們自己的方法論和非洲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非洲的本質及其演變進程。美國的“非洲學”是關于人類的綜合性跨學科研究,旨在探索非洲的歷史進程、政治、經濟以及當代社會和文化發展。要注意的是,我們要避免將其與化妝品行業的“Africology”(南非奢侈品牌)一詞混淆。

  如今,許多教育科學領域的專家學者正基于“非洲學”和“非洲人學”,努力修訂非洲國家(如塞內加爾)的教育體系,從而排除“非洲學家”和殖民者的研究方法和作品中的遺留問題。作為一門學科,非洲學旨在讓非洲人從非洲發展進程和現狀等維度去認識非洲文明與文化。非洲的歷史和教材需要非洲人自己來撰寫和評估,并將非洲語言考慮在內。從這一角度來看,“非洲學”涉及所有與非洲研究相關的知識,如人文、社會、自然、政治和經濟科學等。“非洲學”和“非洲研究”屬于同一個語料庫。“非洲研究”是指關于非洲和“非洲學”研究領域的系列活動。“非洲研究”強調建設性,“非洲學”更加關注非洲獨特的歷史發展進程。

  那么中國學界會采用“非洲學”這一術語嗎?有沒有必要在中國建立“非洲學”這一學科?正如科學從概念、準則、論點和對立觀點中汲取營養一樣,文化則從新舊詞義(新詞、表達)和辯論中獲得滋養。如今,“漢學”(中國研究)正逐漸成為一門學科,出現在非洲和世界的眾多學術機構。

  2013年,在擔任馬里駐華大使館的首任參贊之前,我參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主辦的非洲法語國家高級外交官研討會。赴金華訪問浙江師范大學的時候,其中一位代表問了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浙江師范大學非洲研究院院長劉鴻武先生一個問題,“中國為什么對非洲如此感興趣?”劉教授回答:“中國人要到非洲各地去尋找知識。”他引用了《古蘭經》中所說的“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那么中國人該如何在非洲尋找知識?要更好地了解非洲,中國人是否應該采取不同于歐洲人的研究方法?

  基于親身經歷,我認為,首先,認識非洲的具體需求在中國日益重要,非洲將成為專門的知識,成為特定的學科研究對象,非洲研究日益成為一個學術發展領域。作為知識和思想領域的研究,非洲研究的地位越來越得到認可,受到重視。我堅信發展“中國的非洲學”和在非洲發展“非洲的中國學”是有必要的,也是需要努力的。

  其次,非洲發展中面臨的問題可以作為學術問題來研究,在此過程中積累的知識,應該自然而然地成為中國“非洲學”發展的現實基礎;中非研究機構、研究中心和學者要相互聯系,建立合作機制,提升自身價值。

  再次,從中國的角度看非洲,要尊重非洲的知識,要繼續研究和把握非洲大陸的多樣性,積極尋找關于非洲的特定知識。同時,“中國的非洲學”建設應走以學科建設為本體的道路,堅持非洲的學術哲學,尊重中國的學術傳統。

 

  (作者系浙江師范大學非洲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非洲研究院非洲法語國家研究中心主任、非洲博物館館長,曾任馬里駐華使館第一參贊)

作者簡介

姓名:約羅·迪亞洛(YORO DIALLO)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