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國際關系學 >> 頭條新聞
國際關系研究中的歷史社會學 ——對民族國家設定的多維解構與重構
2019年11月21日 09:09 來源:《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9年6期 作者:王文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對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理論和研究進行的既有學術批判中,兼容歷史學和社會學方法的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做出了重要貢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是一種方法論革新,從時間觀的反思、對國家和社會進行機制化理解、重視多重因果鏈等角度,對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理論和研究中對民族國家的設定進行了多維的解構與重構,從而拓寬了國際關系研究的維度和視野,對我們認知錯綜復雜的國際政治現實,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關鍵詞:國際關系理論;歷史社會學;民族國家;時間觀

    作者簡介: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教授,歷史學博士。

 

  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理論因其越來越無法合理而透徹地詮解國際政治現實,日益遭到東西方學者的詬病。在對現實主義和自由主義兩大理論范式的批判和拓展中,兼容歷史學和社會學研究方法的歷史社會學路徑,成為西方國際關系研究中的“執拗低音”。歷史社會學路徑的研究者們,其批判的維度與拓展的議題雖然呈現出相對駁雜的局面,致使我們不得不承認“有一系列的歷史社會學”,但當我們仔細審視既有的歷史社會學著述,抽絲剝繭地進行整體梳理后就會發現,這些著述從不同的維度上解構了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理論對民族國家的理論假設,從方法論層面進行了革新,對我們批判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理論、思考重構國際關系史敘事和重構國際關系敘事,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一  

  歷史學強調時間序列,社會學強調社會結構,“歷史社會學追求的是一種社會學的結構敘事和歷史學的時間序列敘事的有機結合”。歷史社會學方法介入國際關系研究,將主流國際關系理論所忽視的時間差異、空間重疊、多因果鏈等問題重新納入了考量視野。但這種綜合思考并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淵源有自20世紀90年代之后,學者們談論起國際關系研究中的歷史社會學,往往愿意稱之為“回歸”,原因在于歷史社會學方法介入國際關系研究并不是新近出現的事物。法國學者雷蒙·阿隆曾強調,自己在1954年的《法國政治科學評論》上就提出了國際關系研究的社會學方法。到20世紀50年代末,受到雷蒙·阿隆影響的斯坦利·霍夫曼則提出國際關系研究應該借鑒歷史社會學思路。

  1962年,雷蒙·阿隆在其頗為得意的《和平與戰爭:國際關系理論》一書中,綜合運用多學科的知識,尤其是來源于歷史學和社會學的啟發,對美國主導的國際關系研究方法提出了批判。比如,他強調國際關系研究要對所認定的行為主體進行反思,“不能將國家一詞視為法國大革命以后它所具有的歷史意義上的民族國家概念”國際關系行為主體應該也包括希臘城邦、羅馬帝國、歐洲君主國等。在分析國家行為時也要考慮到,“國家針對彼此的行為并不僅僅由力量關系所控制:觀念和情感影響行為體的決策”。可以說,后來建構主義、英國學派所提及的觀念、文化、情感等因素,雷蒙·阿隆在自己的國際關系理論分析中已經注意到了,但卻沒有引起當時主導國際關系研究的美國學界的重視。這一點雷蒙·阿隆在自己的回憶錄中不無感傷地提到,雖然這本書在法國得到了高度贊譽,但“這些評價,不管怎樣可貴,卻反映不出此書在美國受到的待遇”,因為在美國同行看來這本書竟然膽敢在國際關系領域創造“理論”。

  此后,在美國學界的主導下,國際關系理論中的新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高歌猛進,歷史社會學路徑的研究和反思,思想上的光芒被持續遮掩了。今天被學者們頻繁提到的創作于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歷史社會學著述,只是在冷戰終結之后才被大量討論,獲得了應有的榮光。可以說,是冷戰的終結引起了國際關系研究領域真正的集體性反思。無論是國際關系的現實議題研究,還是國際關系的理論建構,本用于尋獲規律、洞察時局,但東歐劇變、蘇聯解體這種國際政治大變局的出現卻出乎西方主流國際關系學界的預判。一些新現實主義理論家曾強調兩極格局在結構層面的超穩定性,結果兩極格局突然崩塌,歷史走向了新局面。這種新局面勢必會對學界的思考產生巨大沖擊。冷戰終結,形成了一次新的歷史分水嶺,“隨著歷史的加速,這種分水嶺可能會更加頻繁地出現。我們目睹了革命性的變化,在這一時期,意識形態被重構,邊界被重新劃分,聯盟被重新調整,新的身份出現了,舊的忠誠也被恢復”。如何認識這種復雜的歷史轉變呢?兼容歷史學和社會學研究方法的歷史社會學路徑因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今天,在一系列對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進行綜述的文章中,列出了長長一串為歷史社會學路徑做出貢獻的學者名單。這些學者包括但不限于伊曼紐爾·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邁克爾·曼(Michael Mann)、查爾斯·蒂利(Charles Tilly)、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安東尼·吉登斯(Anthony Giddens)、西達·斯考切波(Theda Skocpol)、羅伯特·考克斯(Robert Cox)、貢德·弗蘭克(Andre Gunder Frank)、雷烏斯-斯密特(Chris Reus-Smit)、安德魯·林克萊特(Andrew Linklater)、耶爾·弗格森(Yale H.Ferguson)、亨瑞克·斯布魯特(Hendrik Spruyt)、約翰·霍爾(John Hall)、托尼·賈維斯(Tony Jarvis)、斯蒂芬·霍布登(Stephen Hobden)、約翰·霍布森(John Hobson)、馬丁·肖(Martin Shaw)、米歇爾·巴納特(Michael Barnett)、詹姆斯·羅西瑙(James Rosenau)、巴里·布贊(Barry Buzan)、理查德·利特爾(Richard Little)、約翰·魯杰(John Ruggie)、巴里·吉爾斯(Barry K.Gills)、克萊爾·卡特勒(A.Claire Cutler)、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弗雷德·哈利迪(Fred Halliday)、肯·布思(Ken Booth)、理查德·曼斯巴奇(Richard W.Mansbach)、喬治·勞森(George Lawson),甚至還包括以研究民族主義著稱的厄內斯特·蓋爾納(Ernest Gellner)和以研究全球市民社會為主要志業的簡·斯科爾特(Jan Scholte)等。通過審視這樣長長一串學者名單,我們會發現實際上這些學者來自多個研究領域,擁有不同的研究偏好,而且有些學者并沒有直接從事過國際關系研究,他們只是在各自具體議題的研究中為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提供了借鑒和啟迪。 

  為使分屬不同研究領域、擁有不同研究偏好的學者能夠在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上進行深入交流和探討,斯蒂芬·霍布登和約翰·霍布森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2002年,他們兩位主編論文集《國際關系研究中的歷史社會學》,力邀自覺從歷史社會學視角思考國際關系的學者,分別從自己的研究專長進行撰文,產生了迄今為止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的“集大成”之作。這些受邀撰文的學者包括斯蒂芬·霍布登、約翰·霍布森、馬丁·肖、米歇爾·巴納特、雷烏斯-斯密特、巴里·吉爾斯、安德魯·林克萊特、巴里·布贊、理查德·利特爾、巴里·吉爾斯、克萊爾·卡特勒、史蒂夫·史密斯和弗雷德·哈利迪。為了使我們對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的認知更為條理分明約翰·霍布森還在該論文集里撰文,將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細分出了七種研究路徑,分別是:1)新韋伯主義歷史社會學(Neo-Weberian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邁克爾·曼、安東尼·吉登斯、西達·斯考切波、查爾斯·蒂利;2)建構主義歷史社會學(Constructivist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雷烏斯-斯密特、約翰·霍布森;世界體系歷史社會學(World Systems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伊曼紐爾·沃勒斯坦、貢德·弗蘭克、巴里·吉爾斯;4)批判歷史唯物主義歷史社會學(Critical Historical Materialist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羅伯特·考克斯、安德魯·林克萊特;5)批判歷史社會學(Critical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安德魯·林克萊特;6)后現代歷史社會學(Postmodern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物史蒂夫·史密斯;7)結構現實主義歷史社會學(Structural Realist Historical Sociology),代表人巴里·布贊、理查德·利特爾。  

  霍布森的分類看似清晰無礙,實際上也存在問題。一方面,這七種細分研究路徑未必能夠將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全部涵蓋,比如有學者指出“文明分析”也是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之一。另一方面,這一分類也可以直觀地看出其模糊性,比如安德魯·林克萊特既被霍布森看成了批判歷史唯物主義歷史社會學的代表人物,也被看成了批判歷史社會學的代表人物。  

  對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進行梳理時出現的人物眾多、派系駁雜、歸類不清等狀況,都指向了同一個根本性問題,那就是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不是一種理論,而是一種方法。當作為一種方法的時候,前人的著述不免成為啟迪后人思想的來源,因而一些學者也就不免被強行納入歷史社會學研究陣營。如喬治·勞森以建構主義歷史社會學為例,指出這一派歷史社會學研究重新發現和拓展了埃米爾·涂爾干、卡爾·馬克思、安東尼·葛蘭西和馬克斯·韋伯的一些思考,同時受到了晚近的安東尼·吉登斯、于爾根·哈貝馬斯和歐文·戈夫曼等人作品的影響。而安東尼·吉登斯正是一些學者在梳理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時反復提到的學者。與此同時,一些學者雖被看成為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做出了重要貢獻,但其要么在著述中未必有著充分的向國際關系研究領域拓展的自覺;要么只是在某個或某幾個方面對既有國際關系研究展開了反思,并沒有形成系統性認知。因而我們會發現,在歷史社會學陣營中也存在學者之間的相互批判。如霍布森認為斯考切波雖然在《國家與社會革命》一書中對歷史社會學方法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批評說“每當她討論國家間的關系時,這些關系總是被毫無例外地理解為沖突”。再比如,新韋伯主義歷史社會學雖然看到了國際政治的復雜性,引入了多因果鏈的思考,但仍然被批判過分注重物質而忽略了身份、文化等因素。  

  總體來看,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存在著分別聚焦、無法形成統一理論框架的問題,歷史社會學學者們對此也有著較為清醒的認識。如克萊爾·卡特勒直言,“歷史社會學沒有辦法提供像新現實主義那樣的國家理論”。歷史社會學學者之間的學術旨趣不同,又使得他們雖然可以被歸類在歷史社會學陣營,但他們之間的思想和理論張力也讓人懷疑他們是否真正形成了學術共同體,史蒂夫·史密斯就曾明確指出,國際關系研究中的歷史社會學“面臨著身份危機”。但需要為歷史社會學進行辯護的是,能否形成嚴密而精致的理論不應成為評判一種研究路徑優劣的標準。

  因為建構理論的目的并不在于完成智力游戲,理論建構的初衷是為了認知復雜世界。所以,國際關系研究中的歷史社會學反思即便是方法而非理論,也對我們在時局的演變中洞察國際政治具有重要的參考作用。但面對流派紛呈、議題廣泛、聚焦不同的歷史社會學研究,我們的確需要尋找到一條主線來較為清晰地認知國際關系歷史社會學研究路徑做出的貢獻。本文尋找的這條主線是歷史社會學研究對西方主流國際關系研究中民族國家設定的多維解構與重構。  

作者簡介

姓名:王文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新國際.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