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考古學 >> 文化遺產與博物館
構建海昏侯大遺址保護與開發的“江西樣本”研究 ——基于國內外大遺址保護開發的比較
2019年11月21日 09:28 來源:《南方文物》2019年第2期 作者:吳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江西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基金: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委托項目“海昏侯墓考古發掘與歷史文化資源整理研究”(16@ZH022)階段性成果

 

  大遺址是古人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具有經濟、社會、文化三重價值,是歷史的碎片,文明的化石,文化的載體和旅游的對象。南昌漢代海昏候國遺址是驚世大發現,出土文物一萬多件,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文物保存最好、主墓內部結構最完整、出土文物品類數量最豐富的典型漢代列侯墓葬。我們必須保護好、開發好、利用好才能對得起古人,后對得起子孫。本文旨在綜合比較國內外大遺址公園保護開發模式基礎上,結合南昌海昏侯國遺址的實際情況,力爭做到歷史、社會、經濟效益并重,提出打造海昏候大遺址開發模式和發展策略的“江西樣本”。

  一、國外大遺址保護的模式與經驗

  文化遺產是一個民族的歷史積淀,大遺址作為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保護理念因各民族文化淵源的影響而有所差異。國外許多國家都在執行和探索保護自己文化遺產的方式方法,在遺址保護與利用方面已取得了豐碩的成果,鑒于歷史文化背景的不同,各國對于遺址保護和利用的方式多樣、各具特色,雖然這些國家所采取的保護舉措各有千秋,而且也未必完全符合中國的具體國情,但從他們的各種保護舉措來看,這些成功的歷史經驗給中國的遺產保護工作帶來很多深層次的啟示。

  從世界范圍來看,當前大遺址保護理念大致表現出三種傾向:一種是歐洲模式,以希臘、土耳其、意大利等國家為代表,其特點是嚴格講求保護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一種是日本模式,主要采取保護與利用協調共進的方式,并注重遺存環境的展示與保護;一種是美國模式,以靈活多樣的歷史文化保護體系和政策激勵機制為主要特征。

  1、歐美模式

  歐洲是近代考古學的發源地,早在16世紀就已經產生遺址保護的概念,到19世紀末期逐漸系統化、科學化,從搜求古物藝術品轉為完整的發掘、保護、展示大遺址,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歷程,形成了比較成熟的遺址保護與發展模式,即保護遺址的原真性和完整性,這一保護理念在世界范圍內具有主導性的作用。

  希臘通過遺產保護相關法律的約束,古物工作者對古物的修復極為嚴謹審慎,比如為了保留雅典衛城的原始風貌,對城市的建筑高度、城市密度、城市色彩都做了嚴格的限制,最終使遺址保護與城市發展達到了完美的契合(1)。

  德國遺址保護強調充分利用,服務社會的理念,資金的來源也多種多樣,除聯邦和地方政府外,各基金會、協會和文物所有人都是文物保護資金的重要來源(德國不少城堡都由基金會修繕和運營)。為了提高公眾的參與度,政府及相關協會經常組織科普活動,并為學生配發相關宣傳手冊,同時各地的青年工匠協會還招收年青人,教授他們文物保護的相關技能。主要方法是建立公園、博物館或微縮景觀。例如,柏林斷頭教堂二戰時期被毀,政府沒有修復,在損毀的舊建筑上加建了一座教堂和六角形塔樓,在教堂旁邊的矮墻上鑲上當年教堂被炸碎的玻璃。又如明斯特城墻原物被毀,為了紀念和標識,同時兼顧休閑,改建成了環城帶狀花園。除了文物古跡,德國對工業遺址也十分重視。舊廠房變身為學校、住宅、博物館或市政廳,既實現了文物保護又避免了拆除重建的雙重投資。

  美國大遺址保護經過近一百多年的積累與發展,形成了與其歷史政治地位、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的保護與開發模式。國家公園的建設就是其最典型的案例。1872年《黃石公園法》和黃石公園的誕生。1916年國會通過立法成立了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隸屬于美國內政部,主要負責美國境內的國家公園、國家歷史遺跡、歷史公園等自然及歷史保護遺產。至2017年,下轄的保護單位一共有400多個,古跡和遺址近七萬處,大致劃分為自然、歷史、軍事和游憩四類。

  2、日本模式

  日本大遺址保護模式在亞洲具有典型性,尤其是古代都城遺址的保護理念。其保護主要模式是保護對象由物及人,通過大遺址建設,逐漸擴大到遺址周邊環境。20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大力投入史跡公園建設,突出可觀賞性和公眾參與性,以大遺址結合周圍環境展示主體內容,廣泛采用復原與“重建”的手段再現歷史遺址,不僅帶動當地旅游業,也化解了遺址保護與城市發展的矛盾。可觀賞性如吉野里甕棺葬既有地面原狀展示,也有對其結構的不同展示。公眾參與性如奈良縣的飛鳥歷史公園以飛鳥地區考古發掘為基礎而建,公園通過設置特別料理“萬葉飛鳥葉盛御膳”、夢市茶屋、明日香民俗資料館和犬養萬葉紀念館等(2),使公眾參與園內各項活動,滿足公眾的不同求知欲,通過了解歷史,促進遺址的保護。

  二、國內大遺址保護的模式與特點

  大遺址保護(Great Heritage Relic Protection)指對具有特殊價值的大型古文化遺址進行合理的規劃、管理和利用。國內從“十五”期間啟動,“十一五”期間制定相應的保護規劃,2005年8月,財政部、國家文物局印發《大遺址保護專項經費管理辦法》(財教[2005]135號),保護的大遺址到“十三五”期間150處,中國遺址保護一直采取以“限制型保護”(靜態的、以防止遺址受到損害為主要目的保護形式)為中心的傳統保護模式。大遺址的保護與利用方式包括整體和局部保護與利用,局部保護與利用方式主要有2種:部分遺址建成遺址展示區或遺址博物館;整體保護與利用主要有:1.遺址保護與現代農業園區結合,建成遺址歷史文化農業園區;2.將遺址區與風景區結合,建成旅游景區;3.建成森林公園;4.建成遺址公園等。

  1、大遺址保護展示方式

  遺址的展示主要應用于遺址的局部,突出局部的觀感體驗和展成效果。目前,國內的遺址保護展示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幾種:(1)保護廳棚:海昏候在一號墓、夫人墓等發掘完畢后,在原遺址上建有展棚,主要是對墓區的保護,此類還有我們熟知的秦始皇陵的兵馬俑坑、半坡遺址部分房址等。(2)露天展示:外圍通過加設圍欄,設置保護區域,內部文物通過材料工藝的本體加固,如隋唐洛陽東陽城遺址的應天門東側遺址、秦阿房宮前殿遺址等。(3)原址回填地表模擬展示,如殷墟遺址墓葬區,就將地下五米的真人殉葬區保留三個,其余的全部原地覆蓋在上面做模擬展示,我們看到真人展成的明顯變色;漢長安城內桂宮遺址,對已發掘的遺址進行了精準測量,包括大小、深度、布局、鋪地磚位置。遺址回填處理后,在上部用仿真材料按1∶1比例復原。(4)重建:多為基臺和建筑物,臺基是根據考古資料在遺址上復原重建,如唐大明宮的含元殿遺址。甘肅省天水市大地灣遺址在保護與利用的過程中,綜合運用了原址回填地表模擬展示、露罩展示、露天保護展示等多種展示方式。

  2、遺址博物館

  這是所有有文物出土且具備展成條件的大遺址必須建設的,也是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必須要求,通過修建遺址博物館的方式進行物品和空間的展成,把文化遺產的數量和現存狀態作為保護重點,讓人們對遺址出土的文物、遺址的歷史環境、文化氛圍具有良好的感知,同時了解更為豐富的歷史文化知識,這是我們最熟知的方式,例如河南安陽殷墟遺址博物館、四川廣漢三星堆博物館、北京周口店遺址博物館、北京市西周燕都遺址博物館、景德鎮民窯遺址博物館、半坡遺址博物館和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博物館等。但這種模式主要在封閉性空間里做物件陳列,表現方式單一,觀眾只能看和聽,被動的感知。

  3、遺址公園

  從國內大遺址保護工作情況來看,遺址公園的類型分為遺址綠化公園、考古遺址公園和遺址文化公園。遺址公園建設模式是科學的運用保護、修復、整合、再生等一系列手法,將大遺址保護與博物館設計、公園規劃有機結合,將已發掘、正發掘和未發掘的大遺址完整保存在公園里,是目前對大遺址進行保護、發掘、展成、研究的較好方式。以公園建設帶動當地生態環境的改善,以博物館建設帶動文物的保護,讓大家在享受文物、感悟考古的同時,身心得到休閑娛樂。

  遺址綠化公園主要是古城墻的保護,配合附近綠化,例如北京元大都城垣遺址公園、西安唐城墻遺址公園。考古遺址公園(遺址文化公園)以考古遺址和博物館展成為主體,強調遺址的原真性,例如秦始皇陵遺址公園、漢陽陵遺址公園、半坡遺址公園等。森林公園以墓葬區為主,將陵墓的保護與城市綠色發展相結合,例如邯鄲趙王陵。大遺址公園是歷史文化遺存保護的重要方式、伴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深入,城市發展與遺址保護成了兩個矛盾的主體,這主要表現是城市用地、周邊居民生產生活與就業、交通運輸等方面的問題。

  三、南昌海昏侯國遺址建設及運營現狀

  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位于南昌市新建區東北部的鐵河鄉、大塘坪鄉境內,是目前發現的位于南方面積最大的、保存最完好的、內容最豐富的典型漢代列侯國的都城聚落遺址,為漢代海昏侯封地中的生活、喪葬地。作為一個完整的大遺址單元,海昏侯國遺址有紫金城遺址和鐵河古墓群組成,遺存面積6.6平方公里,主要指海昏侯國遺址相關的古墓葬群,包括以第一代海昏侯劉賀墓為核心的城址西部墓群,以及以蘇家山為主的城址南部墓群等歷代海昏侯墓園、貴族和平民墓等墓葬群。劉賀墓是中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文物保存最好、主墓內部結構最完整、出土文物品類數量最豐富的典型漢代列侯墓葬。

  江西省委、省政府和南昌市委、市政府提出要以對歷史高度負責的態度,堅定地扛起肩上責任;以國際化視野和前瞻性思維,科學地制定總體方略;以敢于擔當和善于作為的氣勢,迅速打開工作局面,確立了“三個一流”、“四個結合”、“三個目標”的總體任務,即:一流的考古水平、一流的文物保護水平、一流的展示水平,堅持遺址公園建設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相結合、與群眾生活水平相結合、與城鄉基本建設相結合、與環境改善相結合,打造“全國旅游5A級景區、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世界文化遺產”三個目標。要緊緊圍繞這一總體任務,早日將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打造成為江西面向世界的“窗口”和“名片”。

  以文化為魂,依托海昏侯國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打造世界級文化遺產旅游區。以生態為本,利用緊鄰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區位和自身豐富的生態資源,對接環鄱陽湖都市旅游圈,打造鄱陽湖生態旅游門戶。以旅游為業,借南昌打造國家級旅游度假目的地之勢,大力發展文化旅游產業,將大塘坪、鐵河兩個鄉鎮打造成大南昌都市圈文化旅游特色鎮。

  目前劉賀墓園已完成劉賀墓、夫人墓和充國墓的開挖,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管理局具體負責墓園的整體規劃和建設,目前已完成博物館主體、海昏大道等,主體建筑2019年底完工,對外正式開放。

  四、南昌海昏侯國遺址打造大遺址保護與開發利用的“江西樣本”的思考

  國內外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實踐證明,保護文化遺產對于提升區域文化軟實力與核心競爭力,發展區域經濟、提升一個地區文化形象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南昌海昏侯墓考古發掘自2011年正式啟動,至2015年底考古發掘工作取得實質性的進展,2011年-2017年出土各類文物1萬余件,包括金器、鐵器、青銅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編器、草編器、紡織品和竹簡、木犢等,其中出土的整套樂器,包括編鈕鐘(14件)、編甬鐘(10件)、鐵編磬、錞于、鉦、瑟、琴、排簫、建鼓和樂俑(36件),另外還有4件鐘簴和2件磬簴,堪稱21世紀的中國音樂考古大發現。出土的青銅器種類繁多,包括編鐘、青銅鼎、青銅缶、青銅奩等,是文物考古器型研究的重要實證。其中蒸餾器、火鍋等是首次發現,為古代釀造技術、飲食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重要歷史資料和依據。數以千計的竹簡和近百版木牘使多種古代文獻二千年后重現,是我國簡牘發現史上的又一次重大發現,內容涉及到《論語》、《易經》、《禮記》等中國古代文化典籍的內容,具有極高的文化價值。出土的刻有《論語》并記錄了孔子生平、繪有畫像的銅鏡,是中國迄今最早的孔子形象。出土的大量馬蹄金、麟趾金、包金、鎏金車馬器、錯金銀,工藝精湛、圖案精美,十分珍貴。隨著2018年夫人墓和劉充國墓的開挖,一大批文物等待橫空出世,與大家見面。中國大遺址考古發掘的內涵已經擴充為發現、研究、保護、利用、傳承。海昏侯墓不僅是專業考古的一次重大發現,也是把考古放到更大的文化視野中來的成功案例,形成“邊發現、邊研究、邊保護、邊利用、邊傳承”的五位一體模式。通過海昏侯及鐵河古墓群大遺址保護工程的實施,促進江西歷史文化資源的保護開發,促進南昌旅游業態的轉型升級,促進南昌產業結構的調整,提高周邊居民生活水平和生活環境的改善,已經成為歷史文化城市拉動城市經濟發展,破解城市發展難題的重要之舉。

  1、做好南昌漢代海昏侯國考古遺址公園的開發模式的選擇

  國外的遺址以石頭和大建筑遺跡為主,這些遺址結構性好,保護難度低;中國大遺址大都是土臺建筑或者墓葬深埋遺址,保護起來難度較大。從國內目前發掘的同時期的列侯墓來看,主要有西安楊家灣漢墓和西安張安世漢墓,二者均將文物挖掘后回填,文物放博物館保存;同時期的帝王墓主要有秦陵兵馬俑和漢陽陵,他們的建設規制和文物保存程度顯然比上者要好,二者都建造大遺址公園和博物館的形式。立足于海昏侯國大遺址的特點,參照國內外大遺址公園的性質、保護與開發模式,我們應采取考古遺址公園、森林公園與博物館相結合的方式,即以紫金城(海昏侯國都)、歷代海昏侯陵園區、貴族及平民墓葬區等構成的大遺址為單元,建立一個遺址公園。主體墓葬區位于南昌新建區大塘坪鄉觀西村東南約1000米的墎墩山上,四周山地居多,符合古葬墓遺址建設森林公園的要求,通過構建一個功能完備的博物館,對出土文物進行文化展成;一個大遺址的展示區,對己經發掘或尚未發掘的遺跡完整地保存;一個休閑森林公園,讓大家在游覽中學習歷史,在歷史中有所體驗和有所領悟,達到重溫歷史、增長知識的目的。

  目前,《海昏侯國遺址公園總體規劃》已經出爐,但是相關建設項目還正待國家文物局的審批,我們應組織力量認真研究申報成為國家遺址考古公園、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必備條件,查漏補缺,不斷完善,同時也可以聯合海昏侯的發源地——山東省菏澤市巨野縣(該縣現有昌邑故城遺址,昌邑王劉髆墓,海昏侯劉賀廢塚)一起捆綁申報世界物質文化遺產。

  2、提高南昌漢代海昏侯國考古遺址公園的公眾參與感

  由于遺址本身的公共性特性明顯,僅僅依靠政府及考古文博機構的力量進行保護是遠遠不夠的,需要社會公眾的參與保護,公眾考古也就是在處理考古學、公眾、國家政府三者之間相互關系的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

  南昌海昏侯國大遺址公園的展成設計工作,是旅游開發與宣傳的前期準備工作,其效果直接關系到旅游開發的市場吸引力、影響力。像四川金沙遺址,長沙馬王堆遺址完全發掘后再展成時間較長,效益不佳;我們可以借鑒西安兵馬俑、四川廣漢三星堆等開發模式,邊發掘邊展成,整個遺址公園展可成分為六個區域:重要遺跡展示區、大遺址發掘現場、文物修復區、多媒體展示區、博物館、體驗區。參觀者從南昌海昏侯大遺址發掘現場開始進入,通過長長的參觀棧道,可以看到大墓的原形和已發掘的考古坑,每個考古坑都標注發現的典型物件;然后進入發掘現場,參觀者可以看到考古工作人員正在對墓葬進行清理或勘測;然后進入修復現場,可以很直觀的看到技術人員如何修復青銅器、漆器等物件(以上區域出于對文物的保護和文保工作的要求,建議采取單向限流的方式);然后參觀多媒體演示區,現代化的聲光電、3D技術等高科技的廣泛運用,無論是宣傳片、歷史紀錄片,都可以帶領游客了解“活的”歷史,深化對大遺址的認知;接著進入博物館,一件件精美的文物講述著海昏侯國的歷史,用歷史串聯文物,用文物說明歷史,給每個參觀者最直觀的感受和學習;最后進入體驗區,讓游客體驗漢風小鎮的美麗與古樸,體驗數字化虛擬成像技術、虛擬現實技術(VR)展示的西漢民風和建筑,可以從整體上、立體性、多角度、遠距離展示大遺址文化,體驗考古發掘的樂趣,體驗各種文化創意產業項目。遺址主體展示的最大特點就是提高公眾的參與度與積極性,綜合運用模擬實驗、體驗活動、觀影互動的方式,激發熱情,促進科普。做好智慧景區的設計,5G時代的到來,給我們提供了更廣泛的大數據展成,一個APP或者一個微信公眾號就可以走遍景區,門票發售、景區地圖導覽、乘車信息一目了然,參觀者更加關注的是掃一掃獲取文物的講解,可以像龍門石窟、洛陽博物館一樣,基本上一半以上的文物都可以通過掃一掃。

  3、做好南昌漢代海昏侯國考古遺址公園文化旅游的連片設計

  大遺址公園的保護開發利用要與旅游開發相結合、與人文環境相結合、與城市發展相結合,連片規劃,整體打造,做到環境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最佳。一是在完整、有效地保護南昌漢代海昏侯遺址的原真性的基礎上,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完善旅游配套服務功能,開辟專門的公交、輕軌和地鐵直達景區。二是要整合周邊文化旅游資源,規劃好精品旅游線路,包括南昌精品一日游:滕王閣——海昏侯國遺址公園——八一南昌起義紀念館;南昌古色一日游:八大山人紀念館——海昏侯國遺址公園——滕王閣;南昌紅色一日游:八一南昌起義紀念館——八一廣場——八一雕塑園——小平小道;南昌綠色一日游:象山森林公園(海昏侯國遺址公園)——梅嶺景區——吳城鎮鄱陽湖濕地。同時由于江南第一豪宅:汪山土庫與海昏侯國遺址公園緊鄰,也可將二者連片旅游接駁,實現購票優惠等制度,打造出旅游品牌,形成整體的競爭力和吸引力、震撼力。海昏侯和滕王閣、八一起義、八大山人都是南昌的一張名片,我們應該讓游客記得起、留得住、還想來。三是要不斷豐富旅游要素,挖掘歷史文化內涵,提升建設品位,把旅游與餐飲、娛樂、文化以及民風民俗等有機結合起來,如不定期舉辦海昏侯國旅游文化節,切實把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建設成為南昌乃至江西核心歷史文化景區和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四是要加大延伸文化產品開發力度,這些產品包括海昏侯相關歷史書籍和遺址博物館報刊、以海昏侯為題材的電視劇或電影、以大遺址公園為背景的舞臺劇,以海昏侯為主人公的虛擬成像VR及網絡游戲產品、音像產品、出土文物仿制復制產品、旅游紀念品等。

  4、做好南昌漢代海昏侯國考古遺址公園的品牌傳播

  海昏侯國考古遺址公園的宣傳主要靠爆炸點和持續點。海昏侯國遺址的發掘和研究是一個長期和持續的過程,考古發掘的每一次重大發現就是爆炸點,研究成果的每一次重要發布就是持續點,都可以策劃一系列的重大事件:一是通過中央和地方兩級媒體的新聞報道(利用報刊、電視、廣播、網絡等媒體)或者直播的方式進行事件的傳播,事件傳播后一定要注意信息的反饋和互動,鼓勵、引導公眾進行評論,讓事件信息持續發酵并引爆熱點話題,以達到持續吸引社會公眾對海昏侯遺址的關注和認識效果。2017年的《美·好·中華——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就是一個很好的平臺,讓國人再一次將關注的焦點轉向海昏侯,擴大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的知名度。二是突出形成持續報道的機制,每個考古發掘的每個階段,每個重要文物的修復過程都要新聞宣傳走在前頭,不然這個驚世發現很快就會被大眾所淡忘。三是通過學術交流的方式進行事件傳播,讓更多的學者知悉并參與到這一事件的研究中來,以擴大海昏侯遺址在國內外的影響。四是通過考古專項全國巡展的方式以擴大其在普通大眾的影響力,對公眾進行直接的感官刺激,激發公眾的求知欲與探索欲,滿足公眾的好奇心,鼓勵公眾發微博、微信等,通過社會化媒體或社交網絡的方式激發更多的人關注。五是盡快組織我省專家或作家編輯海昏侯歷史通俗讀本,同時省教育廳應盡快與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溝通,將海昏侯相關知識寫進中學歷史課本,甚至最好能有相關課文入選小學語文課本。

  同時加快海昏侯品牌的傳播,一是要打造海昏侯品牌名稱、品牌標識等,在大遺址公園正式開放前,能夠給予游客統一的品牌形象并較強的品牌沖擊力,建議海昏侯品牌形象設計應該與歷史文化名城——南昌緊密聯系起來,一座城一個文化標記,不僅可以利用南昌的文化底蘊迅速放大其知名度與影響力,也可以讓更多知道海昏侯的人記住南昌。二是要講好海昏侯故事,基于品牌敘事的方式,通過獨創的歷史故事,文化故事、人物故事、考古故事,實現提升社會公眾對海昏侯國遺址的認識,進而提高對南昌城市品牌形象的認識。三是要豐富遺址公園網站內容,加強網絡傳播,定期發布一些講座信息、活動信息、考古信息,同公眾進行互動,使公眾廣泛參與。做好網絡博物館的建設,做到每件展成的文物通過網絡博物館都能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四是定期舉行科普講座,內容以海昏侯考古為主,兼顧中國考古發掘的新動向,邀請國內外知名專家講好海昏故事,講好考古故事,讓公眾了解考古學,了解遺址保護,打造像“岳麓講壇”這樣全國有影響的科普基地。

  5、加大南昌海昏侯大遺址公園的人才引進

  大遺址保護與一般遺址或以地面建筑或文物古跡的保護不同,它涉及包括學術和管理的綜合知識結構。其中包括:考古學、歷史學、文物學、博物館學、規劃學、地質學、航拍和遙感技術等等。因此,多學科協助在大遺址保護過程中顯得尤為突出和重要。目前南昌成立了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管理局負責大遺址的整體開發,省文物考古院負責遺址發掘和文物保護。以考古和發掘為例,目前南昌海昏侯大遺址的考古、發掘、研究的主要本土力量為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的整理、修復和進一步研究相當一部分依靠外來力量,例如竹簡和漆木器的修復主要依托荊州文保中心,竹簡的研究主要依托北京大學,青銅器的修復和研究主要依托北京大學和國家博物館,玉器的研究和修復主要依托北京大學和廈門大學。人才問題是突出問題,高校學科建設是人才培養的龍頭,我們需要大量的技術型人才、研究型人才、管理型人才和營銷型人才,這些一部分需要本土高校加大學科建設,扶持相關學科的博士、碩士點,另一部分需要從省外引進一批高素質的專門人才,包括文物保護、文創產業等等,同時也可引進有經驗的專業化文化資本運營團隊和旅游職業經理人。

  注釋

  [1]湯倩穎:《關于考古遺址公園規劃設計原則與理念的探討》,《遺產與保護研究》2018第6期。

  [2]王璐艷:《中國考古遺址公園綠化規劃理論研究》,《綠色科技》2018年第7期。

  [3]李海燕、權東計:《國內外大遺址保護與利用研究綜述》,《西北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9期。

作者簡介

姓名:吳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