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世界史 >> 熱點聚焦
中國援助吳哥古跡保護二十年
2019年11月22日 10:07 來源:文匯報 作者:劉漢興 字號

內容摘要:了解吳哥古跡歷史就是了解當代東南亞的文化,也是深入了解中國古代文明。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我們在吳哥古跡考古研究方面尚未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和觀點,尤其是在華南與東南亞之間的人群遷徙、文化、經濟交流領域,考古研究嚴重滯后。可以說,我們的研究成果與我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是不相符的。

  吳哥之名源于梵文“Nagara”意為“神圣的城市”。“吳哥”是個現代概念,專指由紀念性建筑、水庫和城墻組成的一個政治影響力遍布東南亞大陸大部分地區的中心。

  吳哥古跡位于柬埔寨首都金邊西北240公里的暹粒省,荔 枝 山(Phonm Kulen)以南、洞里薩湖(Tonle Sap)以北的臺地上,這里曾是公元9—15世紀吳哥王朝的都城所在。吳哥建筑始建于公元9世紀,其后的幾百年間國都雖有變遷,但是一直在今天的吳哥地區附近,直到1431年吳哥都城被泰國軍隊占領,國王遂決定放棄吳哥遷都金邊。吳哥建筑群也逐漸倒塌、荒蕪,消失在熱帶雨林叢中。

  吳哥古跡在17—19世紀末被西方殖民者發現后,以法國遠東學院為代表的研究機構也隨之對吳哥古跡進行了考古發掘和古跡的修復工作。這時的法國學者雷慕沙(A.Remusat)首次把元朝人周達觀的《真臘風土記》譯成法文,并在法國引起不小的震動。

  1992年,吳哥古跡被世界遺產委員會以瀕危遺產的形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199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面,由法國和日本牽頭,組織國際上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發起拯救吳哥保護行動,并成立了保護吳哥遺址國際協調委員會(ICC),從而揭開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國際文化遺產保護合作行動的序幕。

  1993年國家文物局原局長張德勤率團出席“國際拯救吳哥古跡國際行動”東京會議,中國政府成為吳哥保護國際行動最早的一批發起者和參與者。這也是繼1960年代埃及阿斯旺水庫建設引發努比亞文物搶救之后規模最大的全球性文化遺產跨國行動。

  1996年,國家文物局派工作組赴吳哥古跡考察,1997年,國家文物局選定柬埔寨吳哥古跡——周薩神廟(Chau Say Tevoda)作為保護修復與研究對象,并委托中國文物研究所(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前身)正式組建“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工作隊”,著手開展周薩神廟保護修復項目。1998年,正式啟動實施周薩神廟保護修復與考古研究,這是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在柬埔寨實施的第一個文物保護項目,也是中國政府援助吳哥古跡保護工程的開始。

  周薩神廟地處吳哥通王城勝利門外,西距離勝利門約500米,隔路與北側的托瑪農神廟(Thommanon)相對峙。神廟圍墻占地面積約1650平方米,坐西朝東,由東、西、南、北四座塔門,中央圣殿和南、北兩座藏經殿等石質單體建筑組成。建筑群以中央圣殿的主塔為構圖中心,對稱分布,主次分明。各單體建筑的墻面和基座均布滿雕刻。其建筑風格屬于吳哥藝術中的吳哥寺風格,建筑的時代為12世紀上半葉。

  根據周薩神廟破壞的具體情況,中國工作隊制定基本的原則“搶險加固、遺址保護、重點修復”。其中“搶險加固、遺址保護”是指在基本保持現狀的前提下進行的一般性保護工程,而“重點修復”是文物保護工程中對原物干預最多的重大工程措施。維修工程的工作程序分為前期研究和施工兩個階段:1998—1999年為前期研究階段,主要的工作有考古調查、工程地質勘探、建筑損傷情況調查、制定維修計劃和施工的準備等工作。2000年4月開始動工修復,2007年6月工程全部完工。2008年12月周薩神廟修復工程全部竣工。

  2006年,國家文物局與柬埔寨吳哥古跡管理局正式簽署“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二期)茶膠寺保護修復項目合作協議”。2009年,柬方正式將茶膠寺保護與修復工程列入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的總體規劃。

  茶 膠 寺(Ta Keo)位 于 吳哥通王城勝利門東約1公里處,坐西朝東,是一座廟山建筑,按須彌山意象進行設計和建造,平面布局按照中心對稱和軸線對稱相結合的方式組織。整體是逐層收進的五層方形須彌壇,壇頂五座塔殿呈梅花狀布置,在東西和南北軸線與其相交處均設有一座塔門,藏經閣和長廳建筑分布在東西軸線兩側,組群外壕溝環繞,東側有長長的甬道,一直通向東池西岸,以碼頭平臺作為結束。其建筑風格屬于吳哥藝術中的南北倉建筑風格,建筑年代為10世紀末11世紀初。據法國人喬治·賽代斯(George Coedès)研究,茶膠寺在修建的過程中遭遇了一次雷擊,為了祛除不祥之兆,舉行了一個贖罪儀式。

  2018年1月,中柬兩國政府發表聯合公報指出,中方將繼續對吳哥古跡、柏威夏寺、吳哥城中的王宮遺址及其他文化遺產的保護和修復提供支持。中國工作隊從最初的周薩神廟、茶膠寺,到王宮遺址、崩密列寺、柏威夏寺,逐漸形成了“兩處五地”的吳哥古跡援外綜合平臺。

  從1998年正式啟動實施周薩神廟保護維修,至2018年12月茶膠寺修復工程全部竣工,中國政府在保護修復吳哥古跡方面已經工作二十周年。

  回顧吳哥古跡百年維修的經驗,法國遠東學院院長亨利·馬紹爾(Heri Marchal)參照婆羅浮屠維修方法總結出來的“原物重建法”是比較適合吳哥古跡維修的有效方法之一。希臘建筑學家Balanos對“原物重建法”的定義是:以建筑物本身的材料,依據建筑結構予以重建或修復。此法允許謹慎而正確地使用新材料,以代替缺失部分,否則古老的成分無法重歸原位。法國專家認為:“在確實合適的解決方法中‘原物歸位法’具有不可抗拒的特性,真正的浪漫主義是在古老石塊建成的傾圮廟宇中,有能力將業已消失的再度升起。”將倒塌的建筑構件重新組合起來恢復建筑物原狀的做法,在1964年通過的《威尼斯憲章》中已得到確認。

  雖然各國對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的理念不盡相同,但是對文物保護的基本理念卻無大的分歧。鑒于此,中國工作隊借鑒了法國隊的“原物重建法”經驗,但是在具體做法上又有新的創新和發展。法國人認為:“潮濕是砂巖的主要敵人,必須將重建的結構以水泥基底完全與土地隔離開。隱藏在墻后面方的部分也要以水泥加固。”中國工作隊則在基底加筑一層厚約30厘米的三合土墊層,并將原來的砂巖基礎深度增加了60—90厘米,同時將基礎石塊之間的縫隙漿水泥砂漿,防止基座內砂土的流失。同時還提出對添配構件應以滿足結構穩定為需要而不是追求建筑的完整性。

  柬埔寨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專家對中國工作隊修復周薩神廟和茶膠寺的方法給予了充分肯定。柬埔寨文化部的一位官員曾說:“中國工作隊把散落在地的石構件拼對成型,修舊如舊,像古代的一座廟宇的做法,是保護吳哥古跡的第一好方法。”中國工作隊的維修項目施工結束,成為了當地最受歡迎、最具特色和最有實效的文化成果之一。

  毋庸諱言,就吳哥古跡保護而言,我們中國工作隊是后來者。由于吳哥古跡類型繁多,損壞情況有別,各國文物保護專家理念也不盡相同,但是目標是一致的。

  “原物重建法”已被各國普遍采納,石質建筑是實施“原物重建法”最基本的條件,倒塌的建筑物石質構件必須保存在原地,如此才有條件進行建筑復原。但是在吳哥核心區之外有些建筑遺址內石構件遺失嚴重,是否還有必要對建筑進行復原?在此情況下,也許我們對此類建筑遺址進行適當的考古發掘,掌握其建筑的整體規模、布局和屬性,要比單純的復原建筑更有意義。

  考古學是根據古代人類通過各種活動遺留下來的實物以研究人類古代社會的一門科學(夏鼐、王仲殊:《中國大百科全書·考古學·序言》,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 社 ,2002年)。考古學所研究的是歷史的物化表現。也許有人會問,我們為什么要研究吳哥歷史?因為研究中國文明,光靠我們自己的材料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與其他古代文明進行比較。正如李學勤先生所言,中國古代文明研究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比較研究,將中國古代文明與其他古代文明進行比較研究,目的是為了更深入地認識中國古代文明本身。他建議,在掌握中國考古學成果之外,有必要去認識外國的、世界的考古學。

  李學勤先生曾在《比較考古學隨筆》一書中將比較考古學分為五個層次,其中第三個層次就是中國文化與鄰近地區文化的比較研究。中國考古學走向世界、融入世界是大勢所趨,是中國考古學發展的必然。而在吳哥古跡保護和綜合研究中考古工作是基礎,只有對遺址進行科學的考古發掘工作,弄清遺址的規模、結構和屬性,才能在以后的修復過程中對遺址有全面的把握和理解。

  如,暹粒機場(Siem Reap Airport)擴建時,在邊寺特洛(Prasat Trapeang Thlok)和 托斯塔螺(Tuol Ta Lo)四周進行的考古發掘工作發現了10—11世紀的居址和手工業作坊遺址及與之相關的稻田遺址。國外考古學家利用激光雷達對荔枝山叢林覆蓋地區成像,發現了一座吳哥時期的早期城址。該城址比吳哥寺遺址的歷史還要早大約350年,它是吳哥王朝第一座城市,始建于公元802年。同時他們還對吳哥寺及早期都城貢開周圍展開調查,發現寺廟、城市周圍有大量的街道、居址、寺廟、水塘等遺跡。

  又如,吳哥城以東90公里處的圣劍寺(Kompong Svay Preah Khan)是吳哥王朝時期面積最大的封閉式遺址,占地面積32平方公里,遺址修建在并不適合耕種的土地上,很多學者紛紛猜測遺址的目的,最終通過科學的考古發掘工作,使大家了解了該遺址的性質。

  以現存的都城、寺廟等建筑為核心的歷史考古研究以及對1300余通碑銘的解讀,可以大致勾勒出吳哥時期的社會面貌。但是在吳哥古跡考古的數量和精細化程度上都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許言、王元林:《吳哥古跡保護與考古研究的回顧和思考》,《中國文化遺產》,2018年2期)。如,荔枝山早期都城(802—835)、羅洛士巴孔都城 (Hariharalaya Roluos Bakong 835—889)、巴肯山吳哥城(Phnom Bakheng Angkor city 889—900)、貢開都城(Koh Ker 928—942)的具體位置、規模和形制結構現在都不是很清楚,除了石構件建筑外,居址面貌不清,考古資料匱乏。雖然有國外考古學家使用激光雷達探測出吳哥古跡的核心區主體寺廟之外有大量的河渠、街道、居址、池塘等遺跡,由此而得出吳哥王朝時期的城市是一個由大量堤壩、灌溉系統、民居房址、道路和稻田組成環繞的城市。但是從考古學的角度來分析,通過激光雷達探測得出如此結論難免有些倉促和不謹慎,如此規模的遺址還需要大量的考古發掘工作對其進行精細化作業,對遺跡進行分期和歸納。

  從20世紀至今,西方學者尤其是法國學者在吳哥地區的考古活動一直未斷,他們對吳哥古跡的考古發現與研究掌握著話語權,吳哥古跡考古主流理論和觀點也是由他們主導。如,喬治·賽代斯、亨利·馬紹爾、亨利·帕爾芒捷(Henri Parmentier)等,在 吳 哥 歷 史 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的基礎工作。

  雖然中國在吳哥地區工作二十年,但是我們的考古工作只是配合古遺址的保護和修復,處于邊緣地位。我們在吳哥古跡考古研究方面尚未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和觀點,尤其是在華南與東南亞之間的人群遷徙、文化、經濟交流領域,考古研究嚴重滯后。我們對周薩神廟和茶膠寺的考古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從吳哥古跡社會史、宗教史、文化史的視野下開展的考古工作及吳哥文明與古代高棉史的綜合研究還比較欠缺,研究成果與影響力不相符。

  注意加強話語體系建設,增強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國際影響力這一指引,為我國考古學走向世界吹響了號角。借助“海上絲綢之路”倡議的提出,我們需要建立自己關于吳哥古跡考古學的話語體系,以增強中國學者在吳哥古跡研究方面上的話語權。

  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古代中國一直與東南亞保持著緊密的聯系。如,東南亞低地地區的粳稻起源于中國;粟的種植,豬、狗及牛的馴化都是從中國傳播過去的。又如,青銅冶金術存在一條從中原向華南再向東南亞傳播的“金錫之路”。中國歷史發展過程中,與外部世界的互動一直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說,不了解外國的歷史和考古學資料,就難以對中國古代歷史和文化的發展進行深入的研究。不僅如此,在我們研究中華文明特質的時候,由于不了解其他古代文明,沒有開展相互比較的基礎,也使我們認識自身特質時遇到嚴重困難(王巍:《中國考古學國際化的歷程與展望》,《考古》2017年第9期)。了解吳哥古跡歷史就是了解當代東南亞的文化,也是深入了解中國古代文明。

  (作者單位: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

作者簡介

姓名:劉漢興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崔蕊滿)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XR161122_p12.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