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基金項目
身體美學:回歸感性認識的科學
2019年11月22日 10: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曉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自1999年獲得正式命名起,身體美學已走過20年,但其理論建構仍呈方興未艾之勢。進入21世紀以后,它更是超越西方話語的邊界,擴展為世界性的話語實踐。回顧已經生成的理論蹤跡,可以發現其中的主要動因是身體的返魅。從誕生之日起,身體美學所聚焦的不是身體的外形、尺寸、重量、鏡頭感,而是身體久被遮蔽的主體身份。這一轉變推動了身體返魅的進程,引導美學回到其來處。

  確立身體的

  審美主體地位

  當鮑姆嘉騰于18世紀中葉撰寫《美學》一書時,他將自己所設想的新興學科命名為“感性認識的科學”。此刻,身體的地位問題已凸顯出來:沒有身體,何來感性?又談什么感性學?正是由于洞悉了這個秘密,當代著名思想家伊格爾頓才將美學歸結為“身體的話語”。

  然而,鮑姆嘉騰似乎并沒有意識到上述邏輯。他試圖建立感性學,卻沒有明確將身體納入其理論圖式之中。在身體美學倡導者舒斯特曼看來,這暴露了一種“令人震驚的缺席”,無異于自我否定。由于這種悖謬,一門新興學科處于曖昧狀態,難以形成自洽的話語譜系。當鮑姆嘉騰闡釋審美的法則時,一種根基上的不穩固性已經無法遮掩。盡管他言之鑿鑿,卻時常暴露出立論上的牽強之處。事實上,如果不觸及感性認識的歸屬問題,那么,相應的言說就難以超越假說層面。

  以上是舒斯特曼批評鮑姆嘉騰時的言外之意。他創立身體美學的深層動機是克服上述欠缺。在他提出的研究綱領中,身體既是“感覺—審美的中心”,又能進行“創造性的自我塑形”。雖然他強調自己給出的定義是“臨時性的”,卻大膽肯定了身體的意義:身體不僅是審美的客體,是被觀看、規訓、塑造的對象,而且是扮演著久被忽略的主體性角色。在言說身體的主動性時,他總是毫不吝惜贊美之辭。中心、創造性、活力等詞匯先后與身體范疇建立連接,凸顯了后者的地位:正因為身體總是在進行自我塑造,審美觀照才可能發生。雖然舒斯特曼本人并未完全敞開上述邏輯,但他已有的表述已展示出一種理論上的雄心:不僅僅從客體的角度聚焦身體,而且推動美學研究回歸身體學。由于這種明晰的言說,感性學的歸屬問題已經不言而喻,身體的返魅進程達到了一個高潮。

  重估知覺和感覺領域

  在為身體美學下定義的過程中,舒斯特曼強調自己所給出的僅僅是“臨時性”的表述。這是一種謹慎的修辭學實踐,折射出身體美學的微妙處境。事實上,這種境遇具有復雜的歷史背景。

  回顧知識生成的歷史,我們會發現一個意味深長的事實:對于身體返魅的言說總是牽連出一個祛魅的故事,相反亦然。從“萬物有靈論”流行開始,身體就已經面臨被貶抑的命運,遮蔽身體的邏輯已初露端倪。到了哲學誕生的時代,哲學家紛紛把人歸結為相對獨立的精神存在,身體則被放逐到主流話語的邊緣。到了鮑姆嘉騰創立感性學的18世紀,貶抑身體的話語依然占據主流地位。由于顧及人們對感性和身體的負面看法,他在談論美學時出言謹慎,表現出猶疑之態:既想建立感性認識的科學,又將之歸結為“低級認識論”。如果把他的措辭與舒斯特曼的謹慎聯系起來,就不難發現其中的微妙之處。

  一旦對身體的貶抑越界,互補性話語就會出現。譬如,孟子對“心之官”的彰顯對應著墨家重視“聞之見之”的立場。再如,當柏拉圖說出了貶抑身體的話語之后,亞里士多德隨后強調“感覺并非可有可無”。正是由于這種張力,對身體的祛魅反過來激發出使之返魅的力量。

  相信“萬物有靈論”的人們不能完全忽略身體的感性外觀、重量、活力,有關精神的言說還必須參照身體敘事。哲學誕生以后,哲學家依然不能否認身體具有感覺—運動能力這個事實,古漢語中的“身”和古希臘語中的soma(身體)都曾意指自我。現代性開啟之后,迅速發展的解剖學、生物學、生理學都揭示出身體的能動性。身體的祛魅與返魅總是結對出現,形成相互博弈的話語譜系。到了鮑姆嘉騰創立美學的時代,蹺蹺板已經向身體一邊傾斜。人們解剖、觀察、實驗,并未發現傳說的靈魂實體。于是,一個巨大的理論誘惑出現了:人可能就是身體。只要證明身體是自我控制的體系,這個命題就可能成立。通過對血液循環、神經系統、行動能力的言說,包括拉美特利、伏爾泰、狄德羅在內的哲學家逐漸勾勒出自我控制的身體意象:用腳走路,用胃消化,用全身感覺,用腦思想。正是在身體返魅的過程中,全部知覺和感覺的領域獲得了重估,作為一個學科的美學誕生了。

  進入20世紀以后,身體返魅的進程開始加速。胡塞爾、梅洛-龐蒂、伊格爾頓等人發現身體是一個奇妙的交匯處:被顯現的客體就是顯現的主體。在這里,主體和客體的二分法消失了。身體既成為自己的對象,又從自己的面容、軀干、四肢上看見了主體的形貌。當這種自我反射獲得了理論表述,身體美學應運而生。身體美學既是身體返魅進程的成果,又將之推向一個高潮。

  發展新型的間性美學

  在提出身體美學定義之后,舒斯特曼隨即將之歸屬為“自我知識”。身體不是處于自我之外的附屬物,不是“我”可以與之拉開距離的對象,相反,它就是人們所說的“自我”。此刻,有關人的知識發生了根本性位移,關鍵詞已經從靈魂轉變為身體。與此同時,身體的返魅進程已經越過了美學的場域,進入更廣闊的文化空間。

  身體美學首先強調的不是身體的外觀之美,而是其主體身份。主體是自我奠基的存在,他/她的外觀之美不僅僅是遺傳的結果,更是日常實踐的產物。通過藝術創造,人可以提升自己的生活質量,改變自己的姿態和形貌。提升改變的力量源于身體,展示了身體自我關懷的意志。在言說上述事實時,美學完成了兩個層面的回歸:其一,從學理層面上講,它業已由感性學升格為身體學,可以成形為自洽的理論話語;其二,在實踐維度,靜觀的審美直觀被還原到生活實踐之中,自我塑造開始成為更重要的使命。就此而言,身體美學已經不僅僅是當初所規劃的“子學科”,而是復興了美學、藝術、生活“最深刻的根源”(舒斯特曼語)。換句話說,它很可能就是返本歸根后的美學本身。對于中國學者來說,這種可能性尤其激動人心。通過揭示身體與實踐、生活世界、藝術創造的原初關系,中國學者正在推動美學的全面回歸和升格。盡管相關嘗試仍然在進行中,但廣闊的理論前景已經清晰可見。

  恰如海德格爾所言,出發點就是我們所在的地方。由于身體的返魅,美學回到了自己的主體和現實基地(生活世界)。這既是向起源的復歸,又意味著向未來的涌現。隨著美學成形為自洽的話語,它可以更從容地應對未來的挑戰。譬如,在人工智能時代,有關虛擬身體、AI、賽博空間的言說日益興起,有學者甚至開始想象虛擬身體如何游蕩于網絡世界……盡管世界圖景或許會變幻莫測,生活場域的基本成員依然是人類身體、其他有機體、人造物(如可能出現的智能機器),因此解決之道在于建立一種新型的間性美學;在充分敞開身體之魅的同時珍視其他有機體和人造物,這可能是我們所做出的最好選擇。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主體論美學視野中的西方身體藝術研究”(17BZW067)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深圳大學人文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王曉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日韩Av妻不如妾wwwdddd83com|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